来自 网站首页 2019-10-09 09: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官网55463 > 网站首页 > 正文

其实每一个恶都可被理解,暗讽了徒有虚名的社

影片中充斥着暴力的场景,是把所有的恶集中在一起。我更对其中的人性部分感兴趣,借此有以下的感悟:
一、人权
对于阿利斯在开篇极其的暴力,使我不得不猜想他遭遇过什么,毕竟一个正常环境下生长的孩子一般不会变得如此扭曲的暴力,可是在后面的治疗中却没有人去考虑他暴力真正的原因而只是让他对暴力行为反感,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治疗,治疗并没有去掉他的潜在原因,他们只是拿他作为一个试验品来减少犯人的数量而已,只要让那些犯人再也做不了恶了就可以了,毫无人权地剥夺了他们的某些方面原有的反应。他们通过连续强化使其对暴力产生条件反射,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还有就是他从监狱出来后每一句话后面都有“Sir”以及别的谄媚的举动,这也是条件反射促成的吧,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生存,为了生存就让这些如那些警官之愿吧。这突然使我想到组织行为学中对员工通过各种强化的方法来改变他们的行为,可是这本身考虑过员工的感受吗,他们愿意吗,他们选择过吗。我还是有部分同意那些反政府组织者的观点的。他们是被强化的,是被改变的,我一直觉得人权就是给每一个人自主选择的权力,他们选择并对自己选择的结果负责。只不过在一个社会中还是会有很多规范约束选择,人们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内自由,我们可以选择吃什么动物却不可以选择杀人,因为动物不在我们这一概念的范畴之内,而人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那样就侵犯了他人的人权,可是我们做任何一件事不是都会牵涉到其他,如果都讲人权还怎么活呢,哦,对了是“人”权,是人在主导这个世界所以只有统治者才能讲选择的权力。当然我们讲着人权也是有条件的,它不能破坏到他人或者说是政府的“管理”。其实每个人都被所谓的规则所限制着,我想起在一本书里的话“他大得过平民百姓,可是大得了礼法如山吗”。

       有人说,除非世上从没有过斯坦利•库布里克和他的《发条橙》,否则暴力美学的桂冠,断不会落到昆汀•塔伦蒂诺等人的头上。事实上,除了在作品中予以性和暴力突兀而华丽的渲染,频繁的变速叙事、令人叹为观止的视听效果、不断复现的涂抹着幻想色彩的现实隐喻、以及哲理化的意涵,都是这位“疯狂天才导演”身上的标签。以“非量产”为原则的他,一边在风格各异的题材间跳跃,一边探讨着“人性在规则社会中所受到的压迫”。继成名作《光荣之路》平地惊雷后,描述原子灾难的反讽喜剧《奇爱博士》,恢弘壮丽的“神话纪实片”《2001太空漫游》,以及科幻影史上首部触及人类精神领域的《发条橙》,“未来三部曲”真正实现了库布里克的自我追求,也对电影本身产生了说不尽的深远的影响。作为“三部曲”的终章,《发条橙》虽然在上映后即被评为美国年度最佳电影,并在次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却因对情色和暴力露骨的描绘,一度遭到删改和禁播,2000年终于解禁的时候,导演库布里克却已经因心脏病突发,永远地留在了上个世纪。

二、善与恶
在阿利斯“康复”后,或者说是他再也不能作恶后,过去受他欺负的那些人,开始报复他。我想如果他真的是变善良了,面对如此的欺辱还能忍受吗,还会屈辱地任人宰割吗,会不会他在别人的欺辱下从此走回旧路,可是影片中的他不会,因为他对暴力有恶心的条件反射。或许有人说他是自作自受,可是人们给他机会吗,如果他是真心从善,怕是被人们又活生生地拖回原路了。我想这个社会上应该会有很多的善在恶的一次次攻击下投降了。我想那些报复他的人其实心灵也是扭曲的,想到中国的俗话“冤冤相报何时了”可是这冤与冤之间若没有一定的机制又怎么可能调和呢,那必然就是恶与恶相厮杀,即使那仅存的善也会被磨灭。其实每一个恶都可被理解,可是我们也只是理解罢了,每个人都有他不得不为之的无奈,我们也只能看着却也无能为力。

 一、真恶

三、弱点的存在
曾经阿利斯那么热爱贝多芬第九章的音乐,却在治疗后不能听到它,同时这一弱点还被别人利用来逼他跳楼。我的得出一结论是不要告诉别人你自己的弱点,否则别人很容易来对付你,提到弱点我又想到一个人的爱好其实也是他的弱点,抓住他的喜好就抓住了他,就比如说如果你想折磨一个人不是去折磨他本身而是去摧残他最珍爱的人或物。一个人如果特点突出那就既是他的优点又是他的缺点了,因为一个特点必是具有两面性的。

       影片《发条橙》根据同名小说改编,正如片名所指,主角正是一位被装上了发条的人。作为离经叛道的代表,阿利斯和他的同伴出场便匪夷所思,一身邪魅的白衣包裹着一嘴邪魅的坏笑,铺展着影片阴森乖谬的氛围。光怪陆离的场景中道具暴露地设置着,有人高声唱起了“欢乐颂”,也有人酝酿着作恶。从奶吧、废弃赌场、唱片商店到个人居所,无论是建筑装潢、雕塑摆设或者音画设定,无一不弥漫着浓重的现代感与超现实的风格。也许在导演看来,扭曲异化后的现实,能让人少去几分不堪。

四、交易
最后在阿利斯与那个官员面对媒体的镁光灯握手中影片结束了,他们握着的双手让我想到一句话“That is a deal”。他们的合作只是在交易,其实在生活中到处都有着交易,冷血的说,所谓的朋友也不过在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存在,他们或是利用你满足他们的物质需求或是满足心理需求。当然我这么说似乎很邪恶,根据经济学的观点人都是理性的,现在人们都认识到很多人会做出非理性的选择,所以产生了很多"行为XX学“,其实只不过是过去的经济学没有考虑到心理的因素罢了吧,考虑了它那它也只是个变量而已 ,人们又重归理性。

       阿利斯对流浪汉的痛殴,暗讽了徒有虚名的社会现实,“这是个发臭的世界,因为不再有法律和秩序”。四人与比利仔“搏斗”的场面,因慢镜头的处理带有音乐剧的画面感,奏鸣曲式的歌剧《贼鹊》衬托着这段暴力的荒谬性,旁观还是参与,全凭兴之所至。而行恶的精彩之作,则是作家住宅那场“超暴力的愉悦与冲击”,温馨安静的家庭被毁坏,躺在书架上的智慧头脑们被一双暴力的双手推翻;阿利斯边唱边跳“Singingin the Rain”边大肆凌辱作家和他的妻子。这首歌来自1952年的美国同名音乐电影,是舞蹈大王金凯利的精心杰作,他在雨中自导自演的“Singingin the Rain”已成为好莱坞最经典的歌舞场景。阿利斯将金凯利的踢腿动作模仿得一丝不苟,这段极富浪漫和欢快色彩的歌舞与施虐镜头结合在一起,堪称暴力美学的典范。

对于影片中人性的部分我浅析到此,当然人性一直是我感兴趣的方向,只是似乎都很黑暗,不过说是人性也不过是比动物性说得好听一点而已。如果真有超越一切的规则,那它就是如天的礼法吧,人们在它之下卑微地活着或自以为是世界主宰地活着。

       回到阿利斯那间装饰怪诞的卧房,每每洋溢着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原著作者伯吉斯针对西方社会的流行观点,即“高雅的音乐和诗歌能够感化教育青少年”,特意赋予阿利斯鉴赏古典音乐的才能,尖锐的批判意图十分明确:道德教育与个人趣味毫不相干。阿利斯在交响乐中感受不到昂扬光明的一面,而代之以杀戮和死亡的幻想,华丽庄严的音乐反衬着变态残忍的美,作为施暴的伴奏,不过突显着一种“仪式”感,边刺激着荷尔蒙的分泌,边标榜着不甘流俗的个性。古典与优美,神圣和道德,似乎如此容易就在镜头里被拆解得七零八落。

二、恶与善的边缘

       阿利斯被怀恨自己的同伴出卖,住进了国家监狱。暴力管制,神学熏陶,这些传统的教化手段见效缓慢,急于出狱的阿利斯选择了“鲁道维科”治疗法,“通过接受纯粹的精神治疗,来驱除内心的恶性”。这项政府为了净化犯人思想而研发的新技术,并没有得到神父的认可,神父坚持认为“善良是来自心中,它是一种选择,当一个人无法选择,他将不再为人”,可惜阿利斯盲目地做出了选择,阉割了自己的人性。

     “试验品”阿利斯被束缚在椅子上,真实的暴力影像伴随着他喜爱的贝多芬的乐章,和药物一同灌入他的躯体,在意识中不断地爆裂和轰炸。两周后的成果展示会上,“脱胎换骨”的阿利斯面对欺辱和诱惑都无动于衷,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他已经丧失了欲望和反抗的能力。就像巴甫洛夫实验中那条听见铃响便分泌唾液的狗,他被装上了伪善的发条,一旦有所反应“便会感到恶心难受”。主持人称赞精神治疗法让人“虽被逼迫向恶,最终却被驱使向善”,以此来消灭暴力犯罪简直是一项伟大的成就。一番宣扬的话语与神父发出的道德声音,“他已经失去了人性善恶的选择权……不再是个具有道德选择能力的人类””共同回响着。更为讽刺的是,内政议员热心改造阿利斯的目的,并不是真正出于社会理想或个体改良的需要,而是为了在下一届竞选中获胜的私利。善恶道德、人性自由与现实规则、权利结构并存的尴尬处境被微妙地托举出来。

三、假善

       阿利斯作为“试验品”被草草投入社会,很快显示出与社会不相融的一面。迎接他的不是家庭的谅解、生活的融合,却是亲人的疏离和社会的隔阂。住所与父母被房客霸占,流浪汉将他拖入人群痛打,曾经的同伙任意宰割,伤痕累累的阿利斯毫无还手之力,一旦想要反抗和咒骂,科技治疗的效力便自动开启,轻易地打败他。阿利斯的人身看起来是自由的,但灵魂却牵制于发条,只能以他人植入的齿轮完成自我意识的转动,他彻底成为了一个“发条橙”——外表是有机的,似乎具有鲜艳的色彩和汁水,皮囊下却是一个发条玩具。科技的利刃刺入他的身体,里面流淌的不再是热浪而是冰冷。

       影片后段,阿利斯闯入被自己毁掉的作家家中,被作家用音乐所折磨,无奈跳楼。作家所代表的反动派,就当局给阿利斯使用的反人性疗法,教唆媒体攻击政府,政府为了消除影响,对阿利斯进行复原治疗。复原卡片测试中,阿利斯不假思索的回答表明他内心的“恶”正在复萌。内政部长亲临病房向阿利斯道歉,希望双方合作调整大众舆论,当熟悉的乐曲声再次响起,阿利斯的脑海里出现了“久违”的画面,重现影片开头那道诡谲而阴森的眼神。人性的温暖复苏却沾染着如此乖戾的色彩,自由的重新获得竟是以同集权统治者合谋的方式来完成,道德善恶的崇高理想追求终于也只是权利机器伪装的肤皮。层层的悖反与荒诞,随着Wendy Carlos带有迷幻性和表现主义特征的电子配乐落幕;只留下令人回味久长的台词,“我已经完全治愈了”。

     《发条橙》的可贵之处,在于深刻的思考背后,始终坚持着对电影艺术的审美追求。影片中,库布里克打破了常规的叙述方式和现实的概念,快动作、慢镜头、以及对超广角的使用,使电影画面绚丽而奇特,带来独异的感官刺激;对白的设计相当诗化,演员的语气仿佛舞台剧中的朗诵,夸张的台词增强了影片的虚幻感;片中人物以“优雅的方式”从事野蛮的行为,其人物形象的设计,对经典音乐名曲的使用,无一不恰到好处。而不时出现的阿利斯的自白往往独辟蹊径,意味深长。

       当实现美丽新世界的理想闯进现实生活,其事与愿违的唐突境地反证了它的荒谬、残酷与失败。以监狱形象出现的强权政治充满内在的压抑,他们研发科技、减少作恶的心愿无疑是一个“乌托邦”设想,看似美好浪漫,实则是一个剥夺他人自由的、极度危险的集权游戏。试验品阿利斯在现实被打得头破血流,标志着该乌托邦理念的破产。《发条橙》这部反乌托邦性质的作品,也许能告诉人们,“善与恶是人类的主动而自由的道德选择,只能行善,或者只能行恶,是同样没有人性的。”

       善使人感到温暖,然而“那使人类温暖的,无论是过分的缺乏了它,还是充溢了它,两者都足以致病的。”一味的执于善,陷于一偏,其实离恶也就不远了。善恶作为衡量人心人行的标准,一切的微妙只在人的一念间,可左可右的一念选择间。善恶并存,人们才需要如履薄冰,时时谨慎;如果丧失了恶的精神向度,善也会变得混乱不堪无所顾忌。物一无文,善只有在恶之上才能释放出它文明的光芒。而人们一边祈祷着恶行远离自己身旁,一边又固执的坚持保有行恶的权利,这一点矫情的过分要求,倒反证着人作为人的不易和可爱。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55463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其实每一个恶都可被理解,暗讽了徒有虚名的社

关键词: